• 新《環保法》實施首個季度逐漸發威發布時間:2015-7-21
  • 我國自實行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一直呈快速遞進形式,不但解決了廣大人民的溫飽問題,而且快速向小康、富裕邁進,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就。但不容回避的實際情況是,在過去的三十多年的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的政策,給環境造成了及其嚴重的破壞,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我國在經濟起步階段就具有了環境保護意識,而且提出了不走西方國家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在1989年12月26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上就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盡管在環境保護治理方面發揮了一定的作用,很明顯已不能滿足新形勢下的生活生產對環境的需要。
    2014年4月2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對《環境保護法》進行了大幅度修訂,自2015年1月1日起施行。修訂后的新《環境保護法》被稱為史上最嚴《環境保護法》,它增加了對污染企業罰款上不封頂、按日計罰制度、可以查封扣押等內容,而且賦予環保主管部門的監管力度前所未有。截止到現在新《環保法》已實施一個季度,效果如何來做一個簡單的盤點。
    有法可依,執法必嚴,罰款拘留,揚刀立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后會見中外記者談及環保政策時強調,執法部門要敢于擔當,承擔責任。對工作不到位、工作不力者要問責,對瀆職失職者要依法追究,“環保法的執行不是棉花棒,是殺手锏”。既是對環境保護工作的要求,也是對環境保護工作的簡單總結。
    實際上,自修訂后《環境保護法》生效之日,各地省市縣三級環保主管部門根據事先周密的準備,立即有組織有目標的行動起來,對因執法權缺失積累下不能作出處理的環保案件,以及對持有觀望態度、懷有僥幸心理偷排偷放污染物的企業,進行了全面的排查和反復的檢查,及時糾正了不法企業的錯誤行為。對于污染環境時間長、污染結果較重的企業,以及弄虛作假、在檢測設備上做手腳的各類環保違法企業,環保主管部門依據新《環境保護法》給予了應有的處罰。按日計罰、行政拘留、查封查扣等案件,在各地均有出現。
    據《中國環境報》報道。2015年1月4日,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實施首個工作日,廣東省廣州市環保局和廣州市白云區環保局開展聯合執法,對兩家嚴重污染環境企業造成污染物排放的設施實施了查封,以嚴格高效的執法拉開了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實施、向污染宣戰的第一幕。同日,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區環保局和公安分局執法人員前往先鋒鄉金塘村和先鋒村執法檢查,發現兩家廢舊塑料回收加工企業及一家食品加工企業仍在非法排污,且無任何環保設施。執法人員當場開出行政拘留書,3名企業責任人被公安機關帶走。2015年1月10日,山東省臨沂市環保執法人員開出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實施后的首張按日計罰罰單,蘭陵縣臨沂華龍熱電有限公司這家企業被累計罰款100萬元。2015年3月19日,環保部主管的環保組織中華環保聯合會向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訴狀,對德州晶華集團振華有限公司污染大氣的行為提起公益訴訟,索賠近3000萬元,本案件是新《環境保護法》面世后第一個針對大氣污染行為的環境公益訴訟案件。以上四個案件表明,新《環境保護法》面世之初就顯示出了巨大的威力。據環境保護部公布,僅2015年1至2月份,兩月環保罰款總額達1238萬元,移送行政拘留案件共147起。
    隨著新《環境保護法》深度實施,必將給環境污染企事業單位及個人的各類環境污染行為以迎頭痛擊,扭轉企業負責人不重視環境保護的錯誤思想觀念,重新還國家和人民生產生活的碧水藍天。
    一個好漢三個幫,配套制度已跟上
    一件事情的成功,總是由多種因素促成的,但總有主要因素;一部環境保護法律實施的成功,環保主管人員最有發言權,因為他們既是環境保護法律的推動者,又是環境保護法律的執行者。為使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落地,使環境保護一線執法人員有的放矢、確知進退。環境保護部于2014年12月份,根據新修訂《環境保護法》立法精神,連續下發四部法規:環境保護部28號令《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實施按日連續處罰辦法》、環境保護部29號令《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實施查封、扣押辦法》、環境保護部30號令《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實施限制生產、停產整治辦法》、環境保護部30號令《企業事業單位環境信息公開辦法》,這四部法規作為新《環境保護法》的配套制度和實施細則,與新《環境保護法》同時實施生效,使一線執法人員責任明確、程序清楚、標準清晰,保證《環境保護法》的適用范圍、實施程序以及檢查方式、監管手段真正落到實處。
    有了這四個配套法規和其它配套制度,環保執法人員就可以讓新《環境保護法》這個“殺手锏”的威力發揮出來,讓大名鼎鼎的“三廢”(廢水、廢氣、廢渣)低下高昂的頭顱。
    治污改變思路,考核潔凈GDP
    2015年3月1日,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組制作了《從“督企”到“督政”》的一檔環保節目,就環境保護部對山東省臨沂市、河北省承德市人民政府主要負責人公開約談進行了深入報道,對于如何讓新《環境保護法》盡快發揮作用,如何改變優化環境污染治理的方式方法,給予了有益的探索解讀。
    該報道最后指出。從約談企業到約談政府,這實際上是從“督企”向“督政”轉變。只關注生產成本,不關注社會成本;只關注經濟發展,不關注生存環境,是政府服務功能的缺失。約談尚屬于“動口”,真正要把環保問責機制落到實處,還需要“動手”,該罰就罰,該免就免。治理污染,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責無旁貸。
    從2014年開始,對官員的考核不再唯GDP,部分地區降低或取消了GDP考核。取而代之的是環保、食品安全、教育就業等與市民密切相關的硬指標。如果有GDP列項,那就是潔凈GDP,因為環境的污染治理要加進來,環保工作的成果享有一票否決權。
    政府鐵腕治理環境污染的積極信號正在強力釋放,新《環境保護法》的治污威力漸行漸強。
    2015年3月31日,剛上任不久的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在河北唐山調研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時說,按照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地方政府對保護和改善本區域環境質量負有主體責任。要切實推動黨政同責、一崗雙責,進一步明確各級各部門的責任,各負其責、通力協作,共同推動環境保護工作發展。環境保護部依法開展環保督查工作,在督企的同時也要加強督政,采取約談、通報、掛牌督辦、區域限批等方式,不斷強化地方政府責任,把環保作為核心工作來抓,努力做到多還舊賬、不欠新賬。 點擊量:
    33彩票苹果